原代培养

      基因转染是细胞实验常用技术,是研究基因功能的重要手段。常用的转染手段有:脂质体、病毒载体、电转染等。类器官转染实验有其自身特点。由于类器官属于3D培养,细胞呈球状聚集并悬浮于基质胶中,因此不能直接对类器官进行转染。目前的做法是把类器官与胶分离,消化成单细胞后再进行转染。如何提高转染的效率是需要重点关注的方向。

活性实验

      细胞活性实验可能是大家最长用的实验,常用于评估细胞增殖的快慢、药物的抗肿瘤作用、基因对细胞增殖的影响。

 

      类器官活性实验并不简单。类器官需要包埋在基质胶中培养;一方面类器官细胞团消化、与基质胶混匀、种板等容易带来误差;另一方面基质胶比较脆弱,换液、加样等操作容易导致细胞丢失;再者类器官培养往往数量较少,需要更加敏感的细胞活性测试体系。这些因素都大大增加了类器官活性实验的难度。

染色实验

      染色实验包括HE染色、免疫染色(免疫组化或者免疫荧光染色)等。与常规细胞染色一样,首先要制作切片,然后染色。类器官染色的最大难点在于制作切片,这是因为类器官是细胞团,数量少且结构松散,如何在固定、包埋过程中保持其组织形态是最大的难点。

 

     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研究者开发了全包埋染色、胶埋冰冻切片等技术,各种技术有自己的优缺点和试用范围。

转染实验

      许多人接触类器官往往从原代培养开始。相比于传代培养,原代培养难度大大增加。用户需要优化培养基、培养条件,往往试验多次才能成功;原代培养需要长期传代,以获得稳定类器官细胞株。整个过程耗日持久。

 

      好消息是,未来大多数类器官用户并不需要自己原代培养类器官。随着类器官技术推广,类器官生物样本库越来越成熟,将来用户有望从这些库中选择、定制自己需要的类器官,这无疑将大大提高研究的效率。